紅樓夢與紅樓夢魘 四  以前我在出版社上班時,有一次吃尾牙,席開二桌,日本總公司的主管蒞臨,所有的經理階級和他坐在同一桌,剩下五個空位,總經理招手叫來編輯們,大家互相謙讓推託,都不肯入坐,僵持了一陣子,才終於有人坐下,站著的又被已坐下的人拉著入坐。  編輯共有六名,最後坐不下的那個我們以為如願以償,過來和我們這邊的基層員工坐同建築設計一桌,席間她沉著臉吃著,看得出很不高興。  張愛玲和通曉一切的曹雪芹不同,許多事情不見得是親身的體驗與經歷。沒有在社會上做過事的人,有時很難去想像人情世態的微妙之處。  藝術模仿人生,也幫助我們了解人生。當然文藝創作取決於技巧與想像力,經驗的再創造固然重要,畢竟不是每個人的家史都足以寫成一部《紅樓夢》。  我第一次讀到「林紅玉術後面膜」這名字,覺得作者必然醞釀了離奇的情節,書中還提及與寶玉重名的原故兩次,庚、戚本的批註更直敘「又是個林……紅字切絳珠,玉字則直通矣」。張愛玲說過書中人名使人過目不忘。那是因為與形象性格契合,和這裡的情況不盡相同。  小紅有才有貌,入侍寶玉而招忌,這樣觸目名字的主人必與寶玉有著深深關聯。事實是就我們現今所見的,知道小紅是黛玉的縮結婚西裝影,故事發展下去,她才「有寶玉大得力處」。  其實我想得很簡單,小紅臨時被歸為林之孝名下做女兒,不外乎就是要她姓林,讓她的姓有所依據,要不然「林紅玉」這名字實在顯得太刻意了!  而她「原來是府中世僕」,並非外面買來的,「年方十四」,比寶玉大了 一兩 歲。但早本寶玉的年齡比現在大好幾歲。第二十四回寶玉開玩笑說賈芸像他兒子,庚本批︰好房網「何嘗是十二三歲小孩語」。林之孝夫婦既是世僕,當初小紅生下時怎可能取名叫紅玉?  她是在會見鳳姐和李紈時,由李紈口中首先介紹出林之孝女兒的身分。這時李紈還是「李氏」,想是一段時間之前的早本。李紈稱「李氏」、「李宮裁」、元妃稱「賈妃」等的部分都是早本的斷垣殘壁,被嵌入今本形成後的高樓中。  鳳姐在得知她的出身後表示驚訝,如張愛玲房地產講的「純粹為了對白的效果」。雖然這一項又不需要對讀者賣關子,早在她幫寶玉倒茶後被罵就該說明了。她到鳳姐處一直都沒有什麼作為,但外調一定也是原有的,想必那裡只是跳板;讓她得以嫁給賈芸,離開賈府,才能再回頭來幫助寶玉。  所以難道怡紅之宴小紅原也有出席,並且抽了籤?  寶玉曾隔著海棠花咫尺天涯地看著她;也許抽到海棠。她故事的完整性建築設計要歸附在寶玉身上,作者一定會想辦法先預示,不為小紅;也為寶玉。而她的階級這麼低,當晚上不了炕,但別忘了寶玉篦頭的對象當初是她而非麝月,想必如秋紋慮的「一里一里的這不上來了」。問題是她的外調必須在怡紅開宴之後,否則不及與會。  怡紅夜宴這歡樂的頂峰在書的差不多中間剛剛好,前後均衡,容易對照。但早本的時間過得比較快,必須在百回之中代償容納寶玉變老,夜宴在書中的位置比今本要來得前面,書的後半部寫賈家家敗,寶玉潦倒,總占相當的篇幅。  小紅篦完頭後兩人還要有時間培養感情,後面「慰寶玉」才不會顯得突兀,反正鳳姐那邊顯又沒有急著要她過去的事,在怡紅院待的時日再久一點,就也許趕得上。  這原本是難免的推測,早先寫怡紅夜宴時小紅這人物一定還不存在,她雖來自早本,卻也絕開幕活動不會太早,茜雪比她早得多,大概是在明義看到的那個版本她才開始在本書中出現。  賈府丫嬛出場通常不太會多對身家做介紹(除了襲人,那是因為她馬上要和寶玉發生關係),小紅那一段使人覺得她彷彿是臨時插入本書的,若是書中固有,應該隨著寶玉的日常生活自然地出現,讓讀者逐漸習慣她。即使涉及情節需要,出身也不妨依照晴雯的模式在後面補述。  寶玉設計裝潢的年齡是逐次改小的,小紅又必須比寶玉大,但小紅的年齡再大下去便有些不妥了,她和賈芸的意愛發生在成年的階段,顯得很不純潔。何況賈芸年齡也得跟著改大;二十幾歲了還無所事事,簡直像個混混,不比今本十八歲,勉強算才踏入社會不久。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結婚西裝YAHOO!

創作者介紹

奶茶

up75upgxj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