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財經北京3月28日消息(記者張奧 唐明)據經濟之聲《天下財經》報道,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經濟之聲、央廣網以及北大光華管理學院聯合主辦的“《大國大時代:中國經濟報告會》三月談——政府的邊界在哪裡?”昨天(27日)在北京大學舉行。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院長蔡洪濱、萬通集團主席馮侖、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錦江都城CEO俞萌、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出席報告會,並圍繞政府的邊界,展開熱烈討論。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蔡洪濱認為,政府的邊界是建立制度,改進資源配置效益,市場經濟就是要讓市場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
  蔡洪濱:我們現在熱衷於政府調結構,其實是計劃經濟思維一種慣性的表現,直接的結果是什麼呢?我們講政府的邊界就是經常用直接的行政手段去干預微觀經濟達到宏觀經濟平衡的角度,所以三駕馬車也好,調結構也好,轉變經濟增長方式也好,再平衡也好,這些概念和對這些問題的認識上其實都存在嚴重的偏差。真正的經濟增長需要看的是什麼?在一個市場經濟中,經濟的增長無非來源於技術進步、制度改進帶來的資源配置效率的提升、生產要素質量的提升,就是投資質量的提升、人力資本市場的提升。
  對於政府的邊界應該在哪裡?經濟要和政府打交道的萬通主席馮侖比較比較犀利,他直言不諱。
  馮侖:因為我們做房地產的,到哪都碰到政府,我也在想政府的邊界在哪裡。第一個是我們講的公共服務,馬航的飛機去哪了?這事政府得管,這叫公共服務;霧霾也就是環境空氣,這件事屬於公共產品,政府要管;社會治安屬於政府要管的,這叫公共服務。總之我們講,政府的公共服務就是國防、公民的安全、環保、醫療還有教育等等,這就叫公共服務。政府應該去哪?應該去這兒。但遺憾的是,我們的政府長期以來是兩隻手,我們另一隻手在搞GDP,怎麼搞呢?就是建新城、搞新區,然後把地價搞高,結果導致我們眼前的地價就高了。為什麼呢?在地產的整個價格成本構成裡頭,建造成本這麼多年是沒什麼變化的,每平米三千塊錢左右。變化的是什麼?地價成本,所以房價得高啊。第二個變化的是什麼呢?稅收。地產商每增1塊錢政府要拿走1塊6的稅,所以你們去看一下萬科的報表,這是很透明的,永遠稅比股東利益分紅多。這就是政府該去的地方沒去,去錯了。
  我們在過去十多年一直是兩隻手,一隻手搞GDP,一隻手去搞公共服務,我們最重要的應該是公共服務,而減少直接DGP的干預。過去我們出現一個問題,我要到紐約去做一個投資,得從縣裡面,因為我們公司註冊地在懷柔,縣裡面的人還要問我們賺不賺錢,然後到北京市,到國家發改委,都要問我們賺不賺錢。我們說這玩意賺不賺錢,股東都不怕賠錢,你怕什麼?但是他要管,因為沒去過想去一下看看,就是說要關心你,所以這一路批下來,你就要耽誤工夫。
  民營企業在很多方面吃了苦頭,他們希望政府的邊界可以適當搜索,就連國企的代表也希望政府可以對充分競爭的領域減少干預,在昨天的論壇上靖江都城CEO俞萌也承認:國企有與生俱來的優勢,但也有苦衷。
  俞萌:一個民營的企業如果你去做酒店,你要向銀行貸款非常困難,而作為一個國企,頂著“錦江”這塊牌子拿貸款還有利率的下落,這些優勢是國企與生俱來的,但同時因為作為出資人國資委他有監管,而且這些監管又跟市場資源相悖,比如講我一直認為我們在市場上做經濟型酒店,跟我們同行是不一樣的,因為我們的同行是來自於民營資本,是來自於風險投資,他們有很靈活的機制和體制,而我們是帶著手銬和腳鏈跟他們一起在賽跑。我們1997年起步,現在國企裡面規模最大,擁有一千多家酒店,但是跟我們競爭對手來講他們起步比我們晚,規模比我們大,因為他們沒有這些鐐銬。
  雖然酒店業不用拿地,只需要租賃改造,但在和政府打交道時俞萌也感受到了和馮侖一樣的壓力,他說改造一個酒店,要去政府蓋80個章,而從改造完到開業還需要再蓋56個章,如今中央對於簡政放權有很大的決心,但企業能不能感受到變化還要看基層部門的落實。作為中小企業的代言人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說,溫州的市場經濟一馬當先,民營企業多達40萬家,在溫州流行一句話“不找市長,找市場”,通過溫州這些年市場推著市長走的經驗,轉變職能、理清邊界,政府應該努力做到三個創造、三個取消。
  俞萌:第一個,要創造一個法制的環境,要公平對待我們共和國的每一個企業。第二個,政府要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打破一切壟斷,讓民間資本能夠進入想要進入的法律也沒有禁止的任何領域。第三個,要創造良好的服務型政府,政府不是一個管理機構,政府是服務機構。
  我們要讓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我覺得必須要三個“取消”。第一取消行政干涉。我們這幾年民營企業發展的情況不太理想,就是跟我們政府政策出台態度,政策多變造成的。第二個取消行政審批。企業的行為由它自己負責,不需要審批,登記備案就可以了,絕大部分的審批項目都要取消,這個李克強總理做的非常的好,已經提出了時間表,大面積減去行政審批,最終我們要取消行政審批。第三個要取消行政收費。根據我們的調查,在企業身上各個部門行政收費的項目牽扯到了30多個部門,70多種收費,我認為這是非常不合理。這三個要是取消了,我覺得政府跟企業的關係就理清了,只有政府做到真正把權利關到籠子里,真正從管理性的政府轉化成服務型的政府,中國民營經濟的春天才真正來臨,我們的經濟才能更加健康的發展。
  (原標題:馮侖談政府邊界:做好公共服務 減少直接DGP干預_fin)
創作者介紹

奶茶

up75upgxj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